京东消费金融掌门人解密:消费金融还能怎么玩?

各路资本进军消费金融市场,电商加消费金融会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面对消费金融风控难题,互联网企业又将怎样解决?互联网金融之夜为您解读!

 

本期嘉宾:

许凌:京东消费金融事业部总经理

李耀东:零壹研究院院长

主持人:洪偌馨

播出时间:

首播:周一晚 23:30 第一财经、21:40 东方财经;

重播:次日 12:35 第一财经、东方财经。

背景:

消费金融,是指向各阶层消费者提供消费贷款的现代金融服务方式。时至盛夏,消费金融的江湖烽烟再起,今年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放开在消费金融领域的市场准入,将已在16个城市开展的消费金融公司试点扩大至全国。同时,鼓励符合条件的民间资本、国内外银行业机构和互联网企业发起设立消费金融公司。不论是传统银行、民营企业,还是互联网巨头,纷纷抢滩这块充满机会的新金融市场。另据波士顿咨询发布报告显示,到2018年,中国个人消费贷款余额将增长至17.5万亿元。平均每年保持20%以上的复合增长率。

 

对话:

洪偌馨:先请问一下两位嘉宾,除了信用卡,两位有没有用过其他的消费金融产品?

许凌:消费金融应该是伴随我整个职业生涯和生活的,一方面是工作跟这个相关,另一方面作为中国最典型的80后这一代,我们是最早和最愿意尝试消费金融产品的。从普通的信用卡到消费贷款到分期贷款,再到分期购买大宗电器、买车,其实在人生每一个环节我都使用到了消费性的产品。

李耀东:我可能相对来说用得少一些,因为年龄的原因,对于信用支付这块,自己在亲身实践的相对就少一些。

洪偌馨:现在信用卡已经越来越普遍了,可能我身边的朋友很少有去使用消费金融产品,所以现在在使用消费金融产品上面有一个特定的族群?不管是年龄也好,还是区域也好。

许凌:我觉得只要有消费者的地方,就一定有消费金融,特别是从过去十年到未来的二十年,这是一个快速成长期。我作为一个80后,在十多年的工作过程中已经大量使用消费金融产品。但是我发现90后,他们比我们更早,也更愿意,也更喜爱使用这样无论是信用卡还是消费信贷还是一些分期付款的服务,因为他们觉得这样的金融服务跟消费是息息相关的。

洪偌馨:消费金融顾名思义是为消费提供的金融服务,但是我认为它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怎么用金融更好服务大家的生活,而不仅仅是说我借钱让你买个东西而已。

许凌:我非常同意这样的观点,如果只是单纯的借钱让你买东西,那重心还是在贷款上。怎么让用户有更美好的生活,通过金融杠杆让他享受到未来美好生活,这很重要。所以我们觉得在设计消费金融产品和产业的时候,如果着力点是给大家更好的消费体验,这可能是消费金融应该真正的方向,而不是把眼光放在钱这一件事上。

洪偌馨:以前银行是不愿意对大学生发放信用卡的,是因为他们会没有节制的过度消费,现在像在京东的平台上是否有这样的情况?你们能够控制他总的消费额度吗?

许凌:我觉得对于过度消费,不光在大学生群体,其实所有年轻人,甚至非年轻人都有这样的情况,这是人的本性和欲望。所以从信用的管理来说,这是考验整个参与者的风控能力,信用评估和管理的水平。这种情况可能年龄段越低或者收入越低的人群表现出消费的不节制性越强,但并不是说有这样一个潜在因素,这个市场就不应该去做。我觉得每个大学生也好,每个刚毕业的年轻人也好,他的信用只是空白,但这种空白不代表他信用差,我们应该怎样合理的提供一些金融服务给他们。

第二,越早帮助他们进入到金融服务,也有助于培育他们的信用观念,来维护自己的信用记录。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双方面,一方面我们不断做市场教育,让这些年轻人有这样金融意识;另一方面我们主动做信用管理,通过我们合理的工具,我们模型的开发,使得整个信用产品不光一味以借钱为目的,最终是合理让用户去使用合理的信用价值,这是最好的一个方式。

洪偌馨:在过度消费的背后,很有可能会导致不还钱的情况,比如说现在借钱那么容易,我在A平台和B平台上都借钱,你们能够监控到吗?

许凌:其实现在互联网技术给了参与者很多机会,这种机会大家普遍看到是一种市场的机会,但还有一种机会对于我们这种专业机构来说,这种互联网的技术,互联网的数据,能去识别很多的风险。同样一个IP,同样一个手机号,在不同平台都去申请,他的违约概率和不节制借钱需求其实我们能监控到,最终反映到我们整个信用管理体系里面,最终体现在风控策略里面。

洪偌馨:大数据、征信在消费金融发展上的一个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大数据这种提供新型的风控方式的话,但也有人质疑其有效性。如京东白条的审批到底有什么标准?借给谁?借多少?

许凌:其实这也是我们对产品、对于消费金融的理解。应该借给谁,这应该有两个目标,第一,我不想借给一些信用不良的人;第二我应该借给那些更需要消费金融产品的人。如果说一个人年收入很高,对这种小额的借款没有足够的需求,不缺信用卡,所以那个时候银行说再办一张的时候我们根本不需要。但是恰恰整个公司或者部门有很多90后的同事,工作第一年第二年,他们特别需要这样的产品,但是在传统的方式里面申请很难获得,经常被拒绝。反过来我们用我们在互联网和电商这块大数据,我们来评估他未来的信用可能性,反而给他这样京东白条产品,获得他们的好评,也真真切切帮助他们去提高了当前的生活品质。

李耀东:在很多领域消费金融才刚刚起步得这么一个形态,可能会牵涉到一个所谓冷启动的问题,就是说对于很多人来说,他在网络上的信誉是一开始没有很好评估的,所以可以从小额开始,然后快速迭代逐步试错,我们迅速改善我们的模型。客观来讲,我们目前的很多大数据,还是缺乏一些闭环特性或者反馈特性,我可能能够通过大数据了解到你这个人的还款能力多强,你的资产有多高,你的消费情况,但还缺乏一些真正借贷还款这方面对比的数据。通过这种小额消费贷款的发放,然后测算,我想这个可能会比较有利于大家来积累数据,快速来更改我们的模型产品。

洪偌馨:现在借钱越来越容易了,那还钱呢?消费金融产品有什么惩戒措施吗?如果不还钱会有什么措施阻止我,或者影响我未来的信用。

许凌:对于整个社会征信体系来说,建立一个社会化的黑名单或者信用记录是自上而下应该达成共识的,包括央行征信中心也在不断扩大对于征信数据的收集。所以一些成规模的持有牌照的和一些监管的体系内的机构都会主动,也非常愿意把违约的记录上榜,以此来约束一些信用不良人的违约动机,同时也能帮整个社会防控这些信用不良人的一些更大的损失。

对于机构来说这是非常考验风控水平和违约处置能力的,拿京东来说,我们有一套非常复杂也非常有效的贷后管理体系,从什么时间检测用户的还款行为,在每个阶段应该启动什么样的贷后管理措施,这块也是非常标准化,非常专业,实际的效果是非常不错的。

李耀东:对于年轻人来讲,确实应该非常注重自己信用的价值、积累,我们现在可能觉得在网络上做一些消费的贷款不还了,可能很难追到我,让我有不舒服的途径。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网络消费,网络金融,越来越成为主流,以后你在网络上违约可能比你在线下违约更可怕,你在网络上更加寸步难行,这其实是网络大数据整个环境给我们新的信用惩戒的更好的环境。

洪偌馨:现在银行也好,互联网公司也好,甚至一些传统的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都在发力消费金融这个市场,大家的优势在哪里?有没有一个分类,可能我是主攻这块,你强势在另外一块?

许凌:我觉得每家机构的能力不一样,肯定会对自己的目标客户有所定位,像我们京东白条,很多时候我们定位的诉求和京东集团对消费者服务的目标非常一致。

洪偌馨:消费金融的借款额度和信用的评判标准和银行还不一样?你们还要考虑到具体的消费场景中这个人是否适合?

许凌:我觉得跟做消费产业一样,消费金融应该也是以消费者为先,我们其实整个消费产业在过去十年快速发展,我们做一件事就是解放消费者,我们给消费者很多选择,很便捷的比价,非常透明化的价格信息等。

李耀东:现在可以看到目前的消费金融还是有些局限性的,例如说现在这个网络上的这块,围绕着电商这块发展得比较蓬勃,但是我们好多线下的,还没有在网上交易的一些消费品,在消费金融这块,目前来讲还比较艰难,还有很多服务缺失的地方,我想这都是消费金融可以去更满足的领域。

 

转自众筹中国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rrow grin ! ? cool roll eek evil razz mrgreen smile oops lol mad twisted wink idea cry shock neutral sad ???

(Spamcheck Enabled)